杭州风采网
Eng|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风采网 > 慢读杭州
 
 
棋手
2020-09-18 10:28:17杭州风采网

《棋手: “谍战深!毕盗械诙俊 作者 海飞 / 赵晖 花城出版社 2018-11

摘编/图根

1

贺羽丰踩进上海滩水门汀的第一脚,落在1938年的春天,他也平生第一次耳闻了宪兵队嘴里狗叫般的“八嘎、八嘎”,意思是愚蠢和笨蛋。

那的确是个雨水恣意的季节,贺羽丰的脚底污水横行,但姐姐赵亚晴给他收拾的行李中,却没有油纸伞。这时候淞沪会战刚刚尘埃落定一百多天,身处十六铺码头拥挤的人群中,正和少年时光话别的贺羽丰放眼望去:斜风细雨中,楼宇间陌生的膏药旗像是盖在上海脸上的一枚枚扭曲的印章,而宪兵队集结在码头出口处,他们肩上明晃晃的刺刀让他望而生畏。他觉得这些矮壮的日本兵 ,像极了地里的一群甘蔗:赜鸱嶙チ艘话阉脑吕锸醯耐贩,挤出一团水珠后才恍然想起,自己已经大致忘记了来接船的姐夫朱修阳的长相……

贺羽丰原本是姓赵的,他来上海是为了学一门外语。姐夫在信中说,这年头,学洋人的话实惠,方便着在上海安身立命,出人头地。姐夫还说,上海上海,就是像海一样的城市。

春天跑起来的速度像是一匹马,昂首秋风后,转眼又从冬天折了回来。这一来一去的时间里,贺羽丰的英语也快马加鞭地差不多学了三年。静安寺路上的大光明戏院里,他很像那么回事的成了英语电影的第一个男声助理。上海人叫原版电影为译意风电影,也就是“Earphone”——看电影时戴在头上的耳机。电影放映时,贺羽丰和他的搭档阿苏在楼上的播音室里担任男女声对白的现场传译。两个礼拜下来,贺羽丰给自己取了个洋名,叫Hello Earphone(你好译意风)。

2

令朱修阳始料未及的是,回到浙西县城的贺羽丰,转眼就被老唐给看上了。

在村口见到贺羽丰的第一眼,老唐就很是兴奋。这么好的一个青年,脑子打小就跟算盘似的,如今么要知识有知识,要文化有文化。关键是,人家又在上海见过世面。这世面两个字,虽然不写在脸上,别人看不出,不等于老唐看不出。

眼望着村口缓缓东去的须江江水,老唐突然想划亮火柴点一根烟。他几乎觉得,这简直是延安特意给他派来的助手。但这样的念头很快就被老唐抛下了,都应该是同志,怎么能说是助手。

江水不急,老唐也不急。他晓得的,江水没日没夜地流,自己有的是时间。

那天,用借来的肥皂把脸洗得跟贺羽丰一样干净的老唐斯斯文文地说,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两个可以交朋友。

说到交朋友的时候,老唐的两个手指在贺羽丰棋盘的楚河上空来回比画了一阵。那时,天空像是落下了几个雨点。

见贺羽丰不语,老唐又把身子凑近说:上海的天气怎样?听说马路很宽?乌龟车跑起来的时候,隔一段路程就放一个黑乎乎的屁?汽油味闻起来还很香?

贺羽丰捡起棋盘上一枚黑色的车,说,闻闻看,香不香?

老唐于是说,我就晓得的,你会拿我开玩笑。来来来,陪你下一局。

三天后,每局都输的老唐,话题是从帮会开始的:那些帮会你总该知道一些吧?有屁股向着日本人的,也有一天到晚对着人家点头哈腰巴不得叫亲爹的。

贺羽丰盯着棋盘,嘴角挤出三个字说:小日本!

慢慢地,老唐就轻声细语地透露,自己是一个组织里头的。

3

如果不是那天中午里发生的一件事,贺羽丰还能在发财的路上走得更远。

这是一个令人昏睡的午后。夏天的炎热在城市的每一寸土地上深入,空气中没有一丝风。苏州河岸的柳树枝叶只能在小火轮切开水面后才微醺摇摆,醒来的鸣蝉闻风而动,程序般地叫唤几声后又归于沉寂。

与贺羽丰对战的五个棋手渐次败下阵来。

朱修阳在忙碌地收钱。众目睽睽下,他更像是一个精于算计的账房先生。

一辆卡车在棋社门前停下,瞬间跳出几个煞神一般的男人。领头者一身肥肉,敞开的腰间故意露出一把枪,径自走向贺羽丰。

听说这里摆擂台,我们过来查一查。

棋手和看客顷刻间鸟散。

贺羽丰转头望了一眼姐夫,对方的眼神告诉他静观其变。

我姓冯,叫冯宝。他们都叫我宝爷。

宝爷好!贺羽丰屈身,咧开嘴笑了,说,一看宝爷,就晓得是有来头的人。您请坐。

冯宝给自己倒上一杯茶,盯着贺羽丰手里的两枚棋子,说,那么你就是传说中的擂主喽?

只是喜欢下棋,讨点生活而已:赜鸱崞骄驳厮,除了下棋,我干不好其他的。

冯宝又坐下身子道,这么跟你说吧,我们队长也喜欢下棋,他愿意屈尊挑战你。多少钞票都可以的。

4

流传在苏州河畔上海棋坛的那段往事,就这样拉开了序曲。

他们连着下了三局。

可是,李寻烟却根本没有出现,他们下的只是盲棋。这让朱修阳和闻风赶来的陶大春多少有点失望。

冯宝只是交给贺羽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开局的第一招。他说我们队长就在隔壁,这局他先手,你应招吧。怎么挪棋你也给写个纸条,我再派车给队长送过去。

第一局棋,可能是贺羽丰之前的擂台赌局赢得过于轻松,他一开场就横刀立马,志在必得。但毕竟杀气重,虽是步步紧逼,却差点就废了。虽然最后险胜,但贺羽丰能看出对方的棋力非同寻常,防守冷静开阔,面对险境洞幽察微,步履稳健。

第二局,贺羽丰先手。为迷惑对方,他一改上一回的屏风马开局,兵三进一,一子当先。以仙人指路之势稳摆阵脚。

河界三分宽,计谋万丈深:赜鸱岽耸毕肫鸬氖歉盖咨暗募妇涮嵝:不得贪胜,入界宜缓,谋定后动,慎勿欲速。于是,每次纸条送来后,他都给自己留有足够的余地。每落一棋,他从茶楼的这头走到那头,再次回来后,才允许自己写下棋语。

5

棋社外的通道被人群给堵住,卡车按起焦躁的喇叭声,巡捕也将手中的鸣笛吹得不能再响:赜鸱嵯,要是此时能收钱卖票,姐夫肯定又能开心上一个礼拜。

第二局还是贺羽丰赢了。他在关键时刻摆上了父亲得心应手的“天地炮”。一炮沉底,一炮居中,四面埋伏。李寻烟被困死了。

第三局开战,李寻烟多少显得棋力不支,但他仍然不屈,展开拉锯战。下到第46手时,贺羽丰以为对手会无心恋战,就将原本考虑的拱卒改成了跳马,欲在几手之内速战速决。但没想到,也就是这个小小的甚至谈不上失误的举动,让李寻烟牢牢撑开了夹缝中的生机。

此后,李寻烟一路严丝合缝地把守,始终提防着贺羽丰天地炮的搭架。虽然已明显没有胜算,但仍死死咬住防线,仿佛是在等候贺羽丰的再次出错。由此,他才有扳成平局的可能。

贺羽丰当然不想让他如愿。

终于,到了第81手的时候,李寻烟送过来的纸条上写的却是:给个面子,让我活一次。这局算是平手如何?

6

贺羽丰对着冯宝点了点头。冯宝急切地说,队长让你别走开,他这就要过来见你。

贺羽丰将纸条交给姐夫。

静坐的朱修阳像是入了定,双目如电,嘴里始终没有漏出一个字。

贺羽丰又暗暗去人群中搜寻陶大春的身影。

那天,在冯宝他们的簇拥下,李寻烟一把拨开人群,快步冲进了棋社。见到贺羽丰的第一眼,他劈头盖脸的第一句话就是:怎么称呼?老家哪里?

贺羽丰根本没有思索的时间,姐夫之前也没想到过要给他安排一个假身份。只能以实相告,76号完全有这样的可能去核实自己的身份,他们也有这样的能力。

我,原本是姓赵,浙西江山县城人:赜鸱岬。

还真被我猜中了。那么,赵先驹是你什么人?

李寻烟的这句话像突然插进棋盘的一把利剑,令贺羽丰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是我父亲。难道,你认识家父?

你这“天地炮”,让我想起一个人。实话告诉你,我不仅认识你父亲,我还救过他的命。

李寻烟这句锋利的话语,瞬间像一把斧子,凿开了贺羽丰他们家冰封多年的一段记忆。而这段记忆,就连姐夫朱修阳也是从不知晓的。

7

说说父亲的事吧,朱修阳说。

贺羽丰点头。在之前绵长的少年时光里,他几乎将那个发生在杭州城里的故事忘得一干二净。但在这个夜晚,故事又携带着父亲的面孔重新浮现上来。

这故事只有我知道,贺羽丰对着朱修阳说:

父亲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一个人在省城杭州游荡,靠在街边巷口的棋摊上迎战残局混口饭吃:罄绰辛艘坏惚厩,就自己摆了个棋摊。来挑战的棋手输了,押在棋盘上的大洋就归了父亲。而要是父亲输了,他付出的筹码会是对方的两倍。

父亲那次几天前在街边淋雨受寒了,整个人烧得厉害。但他又不愿花钱去抓药,还想着能碰上一两个棋手。

严重发烧期的睡眠是很沉的,你甚至可以说它是一种昏迷:赜鸱崴。所以,当那天的街头发生险情的时候,父亲依然深陷在梦魇中无法自拔。棋摊的左手方向出现了一个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军官,他正带着一队行军中的士兵。而父亲的另一个方向,一辆疾驶的军车因为突然刹车失灵,摁着山响的喇叭直冲过来。喇叭声惊吓到了对面军官的那匹烈马,在抬起前腿摔出军官后,它又朝着父亲棋摊的方向狂奔过去。军车上的司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牵住了视线,车轮的方向同时朝着父亲偏转过来。在这紧要关口,突然冲出一个年轻人,将睡梦中的父亲拦腰抱起,顺势滚进了街边台阶下的一条小溪里。

这人应该就是李海峰:赜鸱崴。我确定父亲当年说的恩人就是姓李。

父亲和李海峰,由此成了莫逆之交。之后,父亲知道他原来也是一个棋迷,经常在人群中观看父亲和棋手的对弈。但因为身上没钱,就没有机会和父亲下棋。之后,棋摊前没有应战者的时候,父亲就和李海峰下棋度日。李海峰对父亲的棋艺佩服得五体投地,尤其是父亲最为擅长的绝命招——天地炮。

双炮并举,所向披靡:赜鸱崴。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图根    编辑:钟一鸣    责任编辑:方志华
『相关阅读』
     图库
天空之眼瞰炫...
走出国门的无...
“高墙”内见...
第二届埃及中...
武林之夜?中...
杭州风采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风采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风采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风采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风采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风采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风采网联系。
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
杭州举办首届中国(杭州)IP授权大会
首架大棕熊100系列Ⅱ飞机在建德下线交付
推动残疾人高质量就业创业 杭州扶持政策再
杭州都市圈扩大 交通一体化格局即将形成
“天冷进来喝口热茶” 小小的城管驿站让这
未来快递车辆可在管道里运输?杭网记者带你
2018杭州市东西部扶贫协作 对口支援
中领馆:17岁中国女生在英失联3天后已返
花总信息泄露者致歉:愿做"仆人"追随照顾
90后小伙弃高薪工作 为照顾母亲回乡卖炒

巴黎:嬉水消夏

墨西哥左翼政党候选...

大草坪露天舞台演绎...

刘杰携《宝贝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