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风采网
Eng|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风采网 > 慢读杭州
 
 
冬至的事
2020-09-18 10:24:47杭州风采网

说实话,千百年来,对冬至最有感情的,就是聚住在古老村子里的这一拨人。对于节气的轮替,光阴的此消彼长,他们有着异乎寻常的感受

一年里,冬至的白天最短,黑夜最长。可是日子的长与短,又是怎么丈量出来的呢?

要是这一天太阳底下竖一根竹竿,到正午时分,竹竿就会留下一年里最长的一个影子。可是谁会去做这个事呢?谁又会去拿这天的影子跟上一天或下一天或一整年的测定来做一个认认真真的对比呢?

对于薄薄的光阴,我们那时实在还谈不上有多少的感受。揪心于四季轮回的,不是一天到晚爱闹腾的我们,而是空下来的母亲们。

冬至将临的时候,正是农闲时分。母亲们无须出工,可是农村的女人就是闲不下来,每天早上太阳刚刚跃上东边的树梢,她们就各带板凳或竹椅,开始围坐在某家靠西墙的廊檐下,手里的一根鞋线“吱啦吱啦”地穿过多层的布底。午后一过,换个方向,重新聚拢,坐到靠东墙的廊檐角落。一双布鞋底,从早到晚,除了烧饭吃饭,女人们一纳纳到太阳落山,方才起身,捶捶腰,收工回家。若是冬至日,她们一定会感觉到,这一天怎么会比上一天少纳了那么一小段鞋底线呢。

中国人很早就知道,冬至的太阳离我们最远,冬至的白天因此比其他日子短去了兔子尾巴的那么一小截。当科学的发现变成人所共知的常识,抬头望望太阳,或许还真会觉出那种远了一寸的距离感呢。

说实话,千百年来,对冬至最有感情的,就是聚住在古老村子里的这一拨人。对于节气的轮替,光阴的此消彼长,他们有着异乎寻常的感受。

四十年前,我也是一个村子里的人。我在等待长大。我的感觉,冬至的白天不觉变短,可黑咕隆咚的冬夜却明显地变长了。

我生活在一个古风犹存的村庄,冬至一直是它的一个重要的节日。家家户户,这一天,须得隆重而庄敬地过活;啬锛业男孪备,天黑前必要赶回夫家;外出谋事的男人呢,要计算好日子,早早赶回家来过冬节。这一天,家里有好多的事,是要等当家的男人去完成的。

乡下规矩多,每遇动土、迁坟之类的家事,需要请小盲子推演一番,算出一个诸事宜行的好日脚(日子)。不过在冬至日,如果家有老坟需搬迁,如清明一样,是无须请小盲子看风水、另出日脚的。于是,平时积下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事,趁这百无禁忌的一天赶紧做了。至于阿二和严子松,除了做好自家的事,还要为大家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公益事。

阿二家的西边是一条长弄堂,午后,他拿一把铲子,嘁嘁嚓嚓,将已经结了大半年的干湿淤泥全给铲削干净了,弄堂里的踏脚石顿时显得整齐和整洁。

河埠头,严子松提着一把锄头,一根铁条,早就在修正失律的河埠石。他先用锄头削去爬满石头的水草,再将铁条小心探入石头的缝隙,用小石块或瓦片依次垫上,一一地弄妥,最后站到河埠石上,两腿略略一蹲,身上的力气使出来,叠加上去,看看全部的石头都安妥平稳,这才捡起锄头和铁条,“呸”的一声,吐掉一直粘在嘴巴上的烟屁股,回屋。

灶头间的地坪,:诶锿噶,一脚踏上去,很容易滑一跤。冬至日,我也曾用锄头逐一削去灶脚泥。我动了动这不常动的家土,这也是无关紧要的吧。

最让我们惊讶和害怕的,是去野田畈里葬骨殖甏;涣似绞,当家人一定要去问一下小盲子,此举乡下称为“看业”。可冬至日就省了这笔“看业”费用。这一天,只要当家的愿意,随时都可以去野田畈葬祖先的骨殖甏。

转回到屋里来吧,过冬节的头等大事,是祭祖。

一年当中,清明和冬至,都要祭祖。清明是慎终追远的日子,大家都明白的;至于冬至为什么要祭祖,《易经》给出的理由是这一天日短夜长,阴气最盛,宜祀。乡人哪知《易经》,但他们都知道老辈传下的规矩需要遵护,故到这一天,丁是丁,卯是卯,大家严格依照上年的方式行事。由此沿为习俗。

祭神如神在。祭祖,当然如祖在的。祭祖是有一定的仪轨的,不过大同小异。冬至祭祖的不同处,是家家有裹冬至团的习俗。这在理论上是冬至阴气已达极致,从此阳气始生。而农妇手里的糯米粉团搓成圆形,正是“阳圆”之意。冬至的糯米团不像清明圆子,它一般团得大,坚实,足有半斤重。团子分两种口味的馅,猪油豆沙,甜馅;萝卜丝或肉糜,咸馅。冬至团老灶头上蒸好,满满一蒸架,端到眼前,百热沸烫。每个团子的底下,还衬着一张碧绿的小块粽叶,便于手取不粘蒸架。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冬至团一定有馅的,大个;无馅的那叫圆子,茧子形状,只不过比茧子稍大一点儿,是清明祭祖用品。我常想,冬至用结实的大粉团祭祖,从一个方面也可以觉出“冬至大如年”的分量。

祭祖一般在黄昏边,八仙桌旋一个转身,重新摆开。盅筷一一安妥,蜡烛点亮,筛酒完毕,上鸡鸭鱼肉,再奉上六个或八个团子,庄敬的仪式感就出来了。

这可是马虎不得的家庭大事。出于对一种传统的遵循,冬至日,我若接到老母的电话,那是向来不敢怠慢的。收拾收拾,赶紧开车回老家,给祖先们筛一回酒,拜一个揖。当然啦,顺便也吃一顿,润一润惯常熬夜的肚肠。

冬至还是一个进补的日子。所谓冬令进补,事理上,乃是适应一个人身体里阳气的渐生。现在当然有各式各样的进补食品或方法,可我们小时候,食材无多,最好的进补法无非吃一只老母鸡。也不是人人可吃一只的。能吃全鸡的待遇,一般就是家里的男劳力,这一晚补补身子,来年要挑重担的。

我当然记得我十来岁的时候,我父亲一个人独享一只全鸡的那个冬至夜。那是一只芦花鸡,杀白了,烧熟了,盛了一钵头。钵头的沿口浮满一层鸡油,金黄色,鲜嫩,诱得我们口水直流。但,流再多的口水也不能开口讨吃呀。这是父亲一个人的补食。其实母亲早就告诉我们,鸡若与旁人分吃,就不会有滋补的功效了。但母亲为了安慰我们弟兄俩,总想方设法多做几道荤菜,以便引开我们贼溜溜的眼光。问题是,钵头里的这只鸡父亲一人一时三刻还吃不下,要吃好几天。这无疑加重了我们痛苦的眼光。看得父亲吃得畅快,我们尽量不去看,埋下头,鼻子抵着碗壁,自顾自吃饭。不过,吃到后来,父亲还是撕下一块鸡肉,甚至也许就是一只鸡大腿,静悄悄地扔在我们的饭碗里。可是面对那块鸡肉,我们真担心父亲因此没法补好他那于我们家如此重要的身子骨——哦,这都是哪一年的事了。

中国传统的节日,最讲究一个“吃”字,神要吃,祖宗要吃,人自然也要吃。因为过去没有多少可吃,才会那么讲究吃,甚至让吃本身有了一种仪式感。祭祖是吃的仪式感的最直观的表达。在这种仪式感里,吃是有很实在的内容的,朴素而庄敬。对比我们现在的生活,似乎正缺少这么一个吃的仪式感。我们现在把“吃”变成了纯粹的进食,这是需要反思的。中国的传统节日,好就好在它是从自家的庭院里生长出来的,有烟火气,当然也有生命力。

补充一句,冬至的吃,也还很有那么一点现代养生的意味。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邹汉明    编辑:钟一鸣    责任编辑:方志华
『相关阅读』
     图库
天空之眼瞰炫...
走出国门的无...
“高墙”内见...
第二届埃及中...
武林之夜?中...
杭州风采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风采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风采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风采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风采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风采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风采网联系。
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
杭州举办首届中国(杭州)IP授权大会
首架大棕熊100系列Ⅱ飞机在建德下线交付
推动残疾人高质量就业创业 杭州扶持政策再
杭州都市圈扩大 交通一体化格局即将形成
“天冷进来喝口热茶” 小小的城管驿站让这
未来快递车辆可在管道里运输?杭网记者带你
2018杭州市东西部扶贫协作 对口支援
中领馆:17岁中国女生在英失联3天后已返
花总信息泄露者致歉:愿做"仆人"追随照顾
90后小伙弃高薪工作 为照顾母亲回乡卖炒

巴黎:嬉水消夏

墨西哥左翼政党候选...

大草坪露天舞台演绎...

刘杰携《宝贝儿》来...